高凤林,一束弧光一首歌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4-04-16

  夏天的北戴河,海风习习,波光粼粼,这个时节到这里度假是件非常惬意的事;放下紧张的工作,到大海中劈波斩浪可以使身心得到最好的疗养。


  2004年8月,受党中央邀请,100多位知识分子和生产、服务一线的部分高技能人才,以及为国防现代化建设作出重要贡献的部队模范人物到这里休假。8月5日,8位代表在休假期间召开的高技能人才座谈会上,向中央领导汇报了自己的工作经验和体会。当一位四十来岁的代表,谈到要进一步提高技能人才的社会地位,创新技能人才的培养机制,加强技能人才与国际国内专家的交流时,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侧过脸,向他轻轻点头。散会后,中组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等部门的领导对这位代表的发言备加赞赏。


  另一次是1997年11月12日,中华全国总工会首次表彰“全国十大能工巧匠”,时任全国总工会主席的尉健行为获奖者颁奖,当他走到一位年轻的获奖者面前时,关心地问:“你是哪个单位的?”获奖者回答:“我是航天部的。”尉健行接着问道:“是211厂的?”获奖者连连点头。一问一答间,为摄影记者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第二天,《工人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了“全国十大能工巧匠”在京受奖的消息,并配发了尉健行与这位获奖者握手时的照片。


  尉健行与之握手的获奖者与2004年8月在北戴河让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点头表示肯定的代表是同一人。正如尉健行所了解的那样,他来自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一院211厂,他的名字叫高凤林。

  ■为挣钱养家报考技工学校


  ■21岁荣获331工程三等功

 

  实事求是地说,高凤林加入航天队伍,没有任何传奇彩色,当时他的目的非常实际,就是挣钱养家。


  高家兄弟四个,高凤林排行老四。在他小的时候,一家六口靠父母微薄的工资,日子过得十分拮据。加上1962年出生时正赶上我国三年自然灾害,因此他明显缺乏营养,都三四岁了走路还“不倒翁”似地东摇西晃。更不幸的是,高凤林5岁时,久卧病床的父亲撒手人寰,从此高家母子相依为命,生活更加清苦。尽管如此,小学和中学期间,高凤林的学习成绩总是在班里名列前茅。


  1978年,初中毕业的高凤林考上了211厂技术工人学校,他想早点工作挣钱,减轻母亲的经济负担,同时还可以陪伴在母亲身边;否则,三个哥哥中一个当兵,两个下乡,体弱多病的母亲太孤寂了。


  两年技校学习生活如同闪烁的焊花一样眨眼过去了。1980年,高凤林兴高采烈地走进了211厂,成为中国工人阶级队伍中的一员;接着,他又走进厂房,成为14车间的一名焊工,开始为中国的火箭制造发动机。


  高凤林是幸运的。20世纪80年代初,工人们都在争先恐后、你追我赶地学技术,而他又碰上了4位经验丰富的老师傅。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师傅们的精心培养和自己的勤学苦练,高凤林的焊工技术水平“芝麻开花节节高”。1983年,他参加了331工程之一的“长征三号”火箭发动机燃烧室的研制,并荣获331工程三等功。


  那一年,高凤林21岁,参加工作刚刚三年。


  年轻人的特点是敢想、敢说、敢干,富于创新精神。高凤林凭着这些可贵的精神,打破常规,大胆实践,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任务不多的岁月里,相继成功地解决了大型真空炉的成批生产和内燃机车换热器生产中的熔焊难题,开始在焊工队伍中崭露头角。


  然而,高凤林没有为已经取得的点滴成绩沾沾自喜,相反却感到一种茫然和无助:时代在发展,科技在进步,焊接技术也在与时俱进,技校所学的那点知识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工作的需要。于是,他向车间领导提出了深造的要求。


  1988年,离开学校8年之久的高凤林,在写下“绝不影响工作”的保证书之后,来到厂职工大学,重新捧起了课本。这次,他学的不是焊接,而是机械工艺设计与制造,并且只能利用业余时间。在4年寒窗苦读的日子里,高凤林饱尝了生活的艰辛。白天,他手举焊枪拚命干活;晚上,手捧书本悉心读书。人不能一心二用,因此在“职大”期间,高凤林一些课程的考试成绩并不十分理想。可是,他却在另一种考试中取得了优异成绩。


  那是1991年,正赶上“职大”学习快毕业的时候,航天部为纪念航天事业创建35周年,举办了一次大型青工技术比赛。在厂里的支持下,高凤林报了名。又要干活,又要考试,还要比赛,可把他忙坏了。白天,他得完成车间的生产任务,抓紧时间进行比赛训练;晚上,还得抱着书本死啃,准备“应付”毕业考试,急得他直恨自己不能像孙悟空一样有“分身法”。为了干好齐头并进的三件事,高凤林干脆吃住在厂里。结果,他旗开得胜,先在一院两次理论选拔赛中取得了第一名,然后又在航天部举行的正式比赛中取得了实际第一、理论第二的好成绩。那是高凤林第一次参加大型技术比赛,并获得好成绩。


  让高凤林更高兴的是,不久他拿到了盼望多年的大学专科文凭。

 

  ■一个个疑难问题不在话下


  ■俄罗斯专家对他竖起大姆指

 

  就在高凤林埋头读书期间,以对外卫星发射服务为先导,中国航天事业走出低迷,迎来了蓬勃发展的大好时期。这种机遇为高凤林搭建了施展才华、大显身手的舞台。


  为了满足国外大容量、大吨位卫星的发射,一院研制了我国第一种大型捆绑式运载火箭长征二号E,并同时建造了亚洲最大的全箭振动试验塔。塔上那一套用于支撑火箭的振动大梁是焊接结构,它的焊缝强度要求不小于材料强度的90%,属于一级焊缝。高凤林接受了这个艰巨任务。经过反复试验,他提出了用多层快速连续堆焊加铜板机械导热控制线能量的工艺方法。随后,他与技术人员和其它人员一起精心施工,焊出了合格的振动大梁,保证了振动塔按时竣工,受到了各级领导的好评。以后的十多年里,振动大梁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完好无损。在载人航天工程实施期间,有关方面对振动大梁进行了升级测试,结果表明大梁焊接质量良好,承载能力可由原来的360吨提高到420吨,能为我国运载火箭的研制继续服役。


  1991年,高凤林又遇到了一个更令人头痛的问题——长征三号甲火箭使用的氢氧发动机螺旋管束式喷管延伸段的焊接。喷管延伸段是由200多根3米多长、壁厚只有0.33毫米的细方管组成,全部焊缝长达800多米。这种奇特结构喷管的焊接难度在于方管壁厚太薄,焊接过程中一不留神就可能被烧穿和焊漏。在缩比件试验阶段,一次又一次的烧穿和焊漏,令高凤林等人一筹莫展。经过不断摸索,大家改进了工艺参数,逐渐掌握了焊接“火候”。在全尺寸喷管的焊接过程中,高凤林等人小心翼翼地操作,付出了令人难以想像的高强度劳动,避免了烧穿和焊漏现象。当大家怀着胜利在望的心情检查喷管时,却一个个目瞪口呆:焊好的大喷管尺寸超出设计要求,成了一个心宽体胖的“胖子”。面对不合格的产品,设计、工艺人员和各级领导非常着急。关键时刻,过去学过的理论知识帮了高凤林的大忙,他建议对喷管的焊接模胎进行“减肥”,即将它的尺寸减小。随后,高凤林与设计人员一起,利用高次方程公式和线积分公式,研究出了“反变形补偿法”,保证焊接后的喷管达到了设计尺寸。


  一个难题迎刃而解,另一个难题迎面而来。经过30多天艰辛的努力,第一台大喷管完成了。殊不知,X光检验结果又一次使人们目瞪口呆——30%以上的方管内部出现“裂纹”。这个结果无法令人接受,事实果真如此的话,大喷管无异于被判处“死刑”,多少人的心血将付之东流。那段时间,高凤林闷闷不乐,少言寡语,他在认真琢磨事情的真正原因,并找到正确的答案。不久,厂里召开质量分析会上,高凤林作为直接操作者参加了会议。会上,有关人员讨论来讨论去,也拿不出一个好办法。这时,坐在后排一个不起眼位置上的高凤林小声嘟囔了一句。声音不大,却被主持会议的副总工程师听到了,他问:“小高,你说什么?大声点,说说你的想法。”高凤林只好大声回答说:“我说,那是假裂缝。”话一出口,语惊四座,人们议论纷纷。一位平时和高凤林很熟,干了几十年X光检验的老师傅,拍了一下他的头,嗔怪道:“小高,你瞎说什么。我干了这么多年,真裂缝、假裂缝还分辨不出来?”高凤林不紧不慢地解释说,这种看似裂纹的现象是焊漏与方管夹角处在X光片上形成的一种假象。然而,当时高凤林“人微言轻”,他的道理一时很难为人们认可。见双方各执一词,谁也无法说服谁,副总工程师最后决定,对大喷管试件作剖切分析。结果,在200倍的显微镜下,X光底片上的疑点原形毕露——高凤林的分析是对的,那不是裂缝。接着,他进一步充实了自己的论断,在院里的汇报会上说服了型号“两总”。同时,高凤林还向有关专家解释说,由于喷管材料具有良好的塑性,可以释放相当一部分焊接应力,因此喷管焊漏与方管内壁的夹角处并非应力集中点。他的这一结论促使有关人员决定取消喷管带胎热处理工序。


  高凤林丰富的实践经验,使第一台大喷管的“死刑”得以改判,从而挽救了这个造价昂贵的产品,减少了国家的经济损失。不久,第一台大喷管在试车台上成功地进行了点火热试车。当液氢、液氧混合燃烧后形成的高温烈焰顺着螺旋式大喷管尽情喷吐时,高凤林早已手拿焊枪,去忙别的事了。
 

  “长三甲”火箭发动机喷管延伸段难题的解决,是高凤林成长道路上的一个里程碑。打那以后,他又为厂院解决了一个又一个型号研制中的疑难问题。


  有一天,高凤林到厂里参加高级技师答辩。当他宣读完自己的答辩材料刚刚坐下,就被厂长叫了出去。厂长告诉高凤林,厂里承担的一批某型号产品已经基本完成,就差一种叫引射筒的部件质量总也不过关,严重影响了这批产品的交付时间。按照厂长的要求,高凤林马上到现场了解情况,随后向厂长保证说,完成任务没有问题。于是,厂长下令,要高凤林在一个星期内焊出6套工艺试验件。回到车间,高凤林在有关人员的密切配合下,根据材料强度高、韧性大、热应裂倾向严重和X光透照灵敏性极高等特点,变整体焊接为分层压合式焊接,既克服了焊接困难,又提高了生产效率,仅用三天就全部完成了6件工艺试验的焊接任务,而且合格率100%。在此基础上,为了按时交付产品,厂长当即决定改变工艺路线,高凤林仅用40天时间就全部完成了150多套引射筒的焊接。


  另一年的一个深夜,已经进入梦乡的高凤林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车间领导向他传达了厂长的指示,要他立即赶到院里开会。原来,长征三号乙第二枚运载火箭的发动机大喷管,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进行射前推进剂加注时被意外碰伤。会上,专家们提出了各种应急措施,可是都由于不保险而被一一否定了。轮到高凤林说话时,他提出了自己的不同意见。在认真分析了喷管材料的塑性后,他认为,受伤的喷管不会在飞行中开裂。为了便于证实这种判断,他还提出了用物理检测加机械检测的办法,得到了厂、院和总公司领导的认可。散会后,厂长称赞说:“小高,你的意见不错。回去抓紧时间作试验。”高凤林与车间其它职工一起,在两三天时间里进行了上百次机械性能试验,为上级领导和专家最后做出正确的决策,提供了准确的实验数据。一个星期后,长征三号乙火箭成功地发射了菲律宾的“马部海”通信卫星。


  2000年,某新型大推力氢氧发动机燃烧室身部,在强度试验时发生意外事故:三种材料交汇处出现一道径向裂纹,同时还出现13处轴向裂纹。这个燃烧室身部是个“独生子”,如果重新试制需要将近一年时间。因此,总师、设计和生产部门的人员非常着急,他们到处求救,咨询了几所著名的大学和研究所的教授和专家,得到的结论是,这些裂纹是焊接引起的一种氢制裂纹,没有办法补焊,只能报废。在技术分析会上,高凤林的独到见解再一次语惊四座。他说,这些裂纹并非大家认为的那种由焊接引起的氢制裂纹,因此完全可以补焊。于是,高凤林接受了这个艰巨的拯救任务。会后,他采用整体加热、一次成型超高堆积的补焊法,终于使这台燃烧室身部起死回生,受到了总师、设计和技术系统的高度赞扬。


  久而久之,高凤林成为一个远近闻名的能工巧匠和技能人才,社会上的一些单位遇到解决不了的技术问题,也登门求助于他。


  那年,高凤林应邀前往南苑机场。过去,生在南苑长在南苑的高凤林,小时候每天看飞机从头顶上飞来飞去,而且时不常地还跑到机场里去看飞机;然而,他这次到机场不光看飞机,重要的修飞机,而且还是修苏联制造的飞机。


  图-154是中国空军早年从苏联引起的一种中远程客机。这种飞机是苏联按西方标准设计制造的第一种飞机,具有较好的经济性能。当时,中国空军一架图-154飞机的发动机尾喷管出现局部裂纹,南苑机场的有关方面慕名请高凤林进行修复。谁知,当高凤林来到机场后,却遭到俄方维修专家的拒绝。在飞机前,这位专家连连摇头说,不不,你们不行,中国方面的专家谁也修不了。他告诉在场的中国空军官兵,要解决问题,必须派一架飞机回俄国接他们的人员和设备。当他的意思被译成中文后,高凤林的心中顿时涌动起一种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他通过翻译告诉对方:“我十分钟之内就能把它焊好!”经俄方专家勉强同意后,高凤林登上飞机,几分钟就把裂纹焊完了,可是当他对焊缝进行磨光时,一个令他意外的情况出现了,已经焊好的裂纹又一次裂开了!。高凤林意识到,俄方专家的意见有他一定的道理,这种钛合金材料果然非同一般。可是,他偏不信邪,马上改用局部堆积法重新焊接。这一次,高凤林成功了。他跳下飞机,对俄方专家打了一个OK的手势。可是那位专家将信将疑,他爬上飞机,反反复复检查了好几遍,然后走下飞机,面带微笑对高凤林竖起了大姆指。


  在外国人面前展示中国人的志气和中国能工巧匠的高超水平,高凤林感到非常光荣和自豪。

 

  ■像师傅一样带好徒弟


  ■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常言说得好“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进厂之初,高凤林得益于几个经验丰富的老师傅,掌握了焊接的基本知识和技术;但是如果他在若干年的实际工作中,不勤于思考、不努力钻研的话,也绝不会取得显著的成绩。高凤林常说;“努力学习,积极实践,勤于思考,勇于创新,是高技能人才具备的优秀品质”。他还说:“凡事要务求甚解。”这些话表达了他的一种追求。正是凭着这种追求,高凤林遇事喜欢动脑子,喜欢问个为什么;每解决完一个难题,还善于从理论上总结。这样,每攻克一道难关,他的技术水平就提高一步。


  焊工行当里有句话,“焊工活儿易学不易精。”高凤林不仅学了焊工,而且还出类拨萃,成了一个“行家里手”。近些年,他获得的荣誉越来越多,“名气”越来越大,先后荣获过全国十大能工巧匠、全国技术能手、全国青年岗位能手、中央国家机关“十杰青年”、中华技能大奖,以及航天总公司和一院先进荣誉称号30多项,并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他曾接受过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焦点访谈》等节目的采访,并作为高技能人才代表参加了中央电视台《走人才强国之路》节目的录制,他的事迹还在《中华名人录》、《国际人才》等期刊上作了介绍。那年,在中央电视台的《实话实说》节目中,他介绍了自己如何为上级正确判断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发动机大喷管损伤情况出主意,以及修复图-154喷管裂纹的故事,引起在场观众一片热烈掌声。


  在高凤林获得的这些荣耀中,每一项都饱含着数不尽的心血和汗水。早年,他苦练焊接基本功时,为了能把焊枪端平端稳,端过砖头,端过盛满水的茶缸子,甚至有意识在焊枪上绑上铅条练习。平时,由于生产任务很忙,他有时根本顾不上家,照顾老人,教育孩子,都成了妻子的事。一想起这些,高凤林就感到十分内疚。因此,平时只有不忙,他总是积极主动地多做些家务事。


  面对各种各样的荣誉,高凤林既看得很重,又看得很谈。看得很重是因为,这些荣誉是在各级领导的培养和同事们的支持、帮助下取得的,它不仅是对自己,更是对大家工作的一种肯定;看得很谈是因为,荣誉只能代表过去,并不代表未来,今后的道路还很长,还有许多工作等着去完成。


  高凤林曾说:“时代的进步和科技的发展,对我们技能人员综合素质的要求越来越高。因此,学习无止境,技艺无尽头。”现在,一直没有放弃学习的高凤林,在取得机械制造工艺专业的大专学历之后,又取得了计算机科学与应用专业的大学本科学历和学位。


  除了必须完成的生产任务之外,高凤林还有一个意义重大的工作,那就是为企业培养更多像他一样的技术能手。高凤林不会忘记是师傅手把手地教会了自己,现在当他自己也成长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师傅时,他也想像自己的师傅一样,认真地向年轻人传授技艺,让他们早日岗位成才。虽然说,他已经参加了近50场技术交流表演,带出了17名徒弟,其中有的还成了全国技术能手。但是,这些对于企业的要求和航天技术的发展来说还差得很远。


  “该干什么,还干什么。”高凤林对自己说。没有豪言壮语,却实实在在。(高 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