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刘军:每年照顾19万件行李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4-04-01

  刘军,北京地面服务部行李服务中心一位普通的行李装卸员,国航“五四”优秀青年代表。

 
  初见刘军,着身灰色工作服的他身材魁梧,剃的光头显得孔武有力,浓厚的眉宇又不失朴实憨厚。工作中的他不计较个人得失,哪件行李重,哪件行李大,他从不挑剔。有时候,别的车组忙不过来,他也会主动跑去支援。他常说,自己所在的班组是一个快乐的大家庭,大家能在一起挥汗如雨,也能在一起畅谈说笑,自己很享受这样的氛围。
 
  大家都说干我们这行是“蓝领”,但也是需要技术的“粗糙活儿”
 
  行李装卸,是航空服务中最典型的“蓝领”岗位。装卸人员的主要工作地点是停机坪,工作的辛苦不言而喻,但也是需要技术的“粗糙活儿”。据地服培训教员介绍,集装箱种类及代码必须要了解,否则行李员都不知道怎么装,没有两年实践,不一定能掌握全部的业务技能。

  每次装卸行李,刘军和同事都会轮流钻进近百平方米的行李舱,这是要相互照应的活儿,钻舱更辛苦。波音737的行李舱高约1米,除了闷热,整个过程中都要蹲着进行作业。摆放行李也有讲究,每件行李在刘军手里一掂量,就要能预测到应该放到机舱或车斗的什么位置,按他的行话讲,“大不压小,重不压轻”。每当刘军看到那些没有打条又很重的纸箱,没有下手的地方,他就把行李“抱”在胸前装卸。有时,当刘军完成装卸跃下机舱时,弓了太久的腰只能慢慢挺直,否则酸胀感会瞬间袭来,而且为了避免汗水不迷住眼睛,只能靠不眨眼来保持视线。据粗略估算,一年下来,刘军要搬运近19万件行李。
 
  “安全无小事”。工作中的刘军认真仔细、格外警惕。2012年1月15日,刘军在执行某航班装机任务时,按照工作流程在机下核对装机单,细心的他发现货舱内码放的货物与装机单标注的不一致,他立即上报。当班主管赶到机下查看情况后联系多方部门协作处理,消除了一起航空安全隐患。
 
  行李服务和旅客服务一样重要,照顾好旅客的行李,就是最好的服务。
 
  2011年8月11日,刘军与同事孙泉共同执行CA1149航班出港装机任务。10点25分,CA1149航班按时截止柜台办理手续,共计已托运行李66件。接到装机命令后,刘军和同事开始按照操作步骤和标准装机,细心的刘军突然发现一件软包撑破了边缘,似乎有东西要露出来。经过仔细查看,原来是一卷人民币从包装不够结实的软包里露出来一半。软包被撑破的裂口有四五公分左右,这卷人民币似乎马上就会“脱颖而出”。
 
  为避免旅客财物丢失,刘军立即将此情况上报。10点45分,经过多方环节共同努力,在航班登机口找到了行李的主人。经过认真核对和清点,数千元人民币完璧归赵。

  旅客非常感动,对自己的“粗心”表示歉意,更对国航员工这种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和细致入微的服务表示深深地感谢和敬佩。谈起此事的感受,刘军说:“我觉得我们的服务就是让旅客把行李交给我们时能够安心,行李服务和旅客服务一样重要,照顾好旅客的行李,就是最好的服务。”
 
  难得有机会拍全家福,我为老婆、孩子准备了亲子装,就是想让她们高兴
 
  成为国航一名行李装卸员,不是刘军第一次与飞机结缘。1995年至1998年,他在武警边防部队服役时,曾在上海虹桥机场执勤,负责查验出入境人员护照,复员后在顺义一家单位工作,直至两年前再次回归航空服务业。
 
  刘军坦言,自己很少给女儿说自己工作的事情,是因为不想让孩子知道自己的辛苦。他和爱人常常是“今天有我,明天有你,都不在就送到爷爷奶奶家”,很少有机会三口人聚在一起,更别提照一张“全家福”照片。北京地服党委特意安排工作人员赶到刘军家中,用现场拍摄的方式,将“全家福”的照片留在刘军家中。让人意外的是,刘军,这个表面粗犷的男人,却有着一颗细腻的心。为了拍照,他特意为全家准备了“亲子装”。看着爱人脸上满足地微笑、女儿开心的摇着爸爸的胳膊,刘军脸上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刘军的努力得到了领导和同事的肯定,也得到了家人的理解和体谅,但他把自己的进步归功于单位的气氛好,把自己的荣誉归功于爱人和孩子的支持。谈到未来,刘军坦言,从来没有坐过飞机的他只是希望,有机会能坐上飞机、能带爱人和孩子一起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西洋  杨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