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放在坦桑的铿锵玫瑰——陈雅爽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4-01-17

  “你们路面工区的责任工程师太厉害了,铺设路面用的碎石料只要她说不合格,不等我们验收就被退回去了。她对质量的要求比我们还要严格,那还要我们监理工程师干什么?”监理工程师恩卡向项目经理“抱怨”。

  恩卡口中的“厉害”工程师,就是工地现场被老师傅们昵称为“小丫头”的——陈雅爽。从埃塞俄比亚到坦桑尼亚,军校毕业的她一路走来,对完美质量的追求近乎“苛刻”。工作三年,从测量资料员、测量员、试验员、技术员到技术主管、责任工程师,她几乎做遍了技术干部的所有岗位。类似的“抱怨”在她三年的职业之路上越来越多。

  2012年9月,项目部水稳底基层试验完成,作为路面工区责任工程师的陈雅爽就开始了她的忙碌。大家都在食堂吃早饭时,就能看到已经走在去作业面上的她。为了节省时间,在工地上吃饭成了家常便饭,等工作忙完了,才踏着夜色赶回营地。

  2013年3月,沥青双表处施工展开,压在陈雅爽肩上的担子更重了。早在双表处施工还处在试验阶段时,她就投身其中,采用煤油与AC80/100沥青胶配置获得MC-30透层油和MC-3000稀释沥青,可以大大降低材料成本。如何说服监理工程师接受此计划,成了她需要解决的直接问题,结合在埃塞俄比亚工作时积累的经验,并根据对工程施工地的实地考察和测试,陈雅爽和整个试验团队拿出了有说服力的试验结果和数据,监理工程师批准了项目部提出的方案。

  在一次双表处施工中,陈雅爽带领工人正在洒布第二层石屑时,突然天上下起雨来,如果现在停工,沥青沾水,300米的路面就要重新返工,为了避免返工带来的损失,她一边安排石屑洒布车司机继续洒布石屑,一边冒着雨领着劳务,对作业面的边边角角进行修补,直到最后一米石屑撒完,通过验收,她才拖着被雨水浇透的身子离开工地。这种情况并非偶然,在路面施工现场,陈雅爽见到工作就抢在最前面,手上、胳膊上粘着沥青,对于她来说已经是工作的“必须”。

  坦桑尼亚的雨季晴雨交替十分准时,每逢下雨之前,她就提前半小时带着劳务盖料、晒料,“保证表处路面与基层之间的锁结性能及路面沥青与石屑材料之间的粘结性是路面施工的关键,因此,石屑必须有足够的强度且表面清洁。”她用专业的术语,解释着为什么要冒着雨淋、日晒以及随时可能被石料划伤的风险处理那些堆积如山的石料。

  和大多数女孩一样,陈雅爽也喜欢《瑞丽》、《青年文摘》,也喜欢看新版的《笑傲江湖》。天性爱美的她,每天戴一顶大草帽,试图遮挡着坦桑炎炎的烈日。可是强烈的紫外线依然把她的脸晒得通红,几乎跟当地的人差不多了。公司和分局的领导到工地检查指导工作时,多次叮嘱项目部关心她的工作和生活。而她却说:“习惯了,大家也都是这样过来的。看着工程一天一个样,这才是自己快乐的事。”

  她的勤奋大家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同时也激励和鼓舞着全体干部职工。愿这支绽放在坦桑的“玫瑰花”,开放出更加绚丽的花朵!(李卫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