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做供应商讨厌的人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3-12-13

——记中国建筑二局项目材料员万方地


  项目材料员老万五十多岁,黝黑的肤色,矮矮的个头,但说话却是声音洪亮、掷地有声。他管理的库房总能使每个来项目检查的人眼前一亮,普通库房及易燃易爆仓库的材料都摆放得井然有序、美观悦目,值得一提的是他除了每月报电子采购台帐外,桌子上还摆放着几本整整齐齐的绿色帐簿,打开帐本,映入眼帘的是整齐娟秀的小字,每个前来检查的检查组都会感叹一个普通的工地库房管理员,竟然有时间把帐记得这样工整。要知道,工地上的材料员经常是24小时连轴转。


  “钱我丢的起  但票丢不起!”


  “钱我丢的起  但票丢不起!”是老万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万方地这个名字知道的人不多,但提起项目材料员老万,凡是跟他接触过的工友们个个都会竖起大拇指。


  2009年,老万在北京一个项目当库管员,那个工地地理位置特殊,位于北京东三环,与美国大使馆、日本大使馆等咫步之遥,决定了工地需要的大宗材料只能在晚上10点钟以后进来,所以要在晚上开始收料,项目上的材料人员加班熬夜到凌晨一两点是家常便饭,如果遇到材料多就要通宵达旦工作。除了万师傅,材料科还有两个能干的小伙子,但万师傅不顾自己已50岁出头,无论天气多么恶劣,每次都到,直到收完、登记最后一个材料。有一次进油托,收完货已是凌晨3点,供应方说是5000个,万师傅经过盘点发现是4900个。又经过一个多小时反复盘点,供应方最终心服口服的承认了是4900个。这时已是凌晨4点,天还下着小雨。

  
  老万性格耿直,对工作一丝不苟。在工作中,他经常对材料科的年轻人说:“钱我丢的起  但票丢不起!那是我们材料员的人格啊!”


  每一张材料小票他都悉心收管着,并主动自觉地登记台帐,这样就如同上了双保险,充分保证了材料出入库登记的清晰完整。工地实行小班组制,库管员直接给班组发料。为了防止冒名领料,实行固定领料制。每次领料必须固定人员签字才能出库。有的工人开始不理解,说反正我是某某的人,我领点材料都不行么?但万师傅严格执行库房制度,决不通融。


  “我愿做一个供应商讨厌的人!”


  老万说他有个职业病,就是“先小人后君子”,他说材料是建筑工地很重要的一道关口,如果把关不严,无良的供应商就会有机可乘,积少成多,损失就大了。


  每一次供应商进钢管,他都要逐一地亲自测量,他说合同上签的钢管长度是2.3米,如果收到的是2.29米,当时没发现,事后就退不掉,那样就会造成经济上的损失,因此他每次都是执拗地一根根测量。由于他这种认真得近乎执拗的性格,使许多供应商大为不满,多次跑到工地领导那反映他,表示非常讨厌他,老万与供应商第一次见面吵架是常事,但随着接触次数的增多,供应商不得不佩服他的敬业精神,有的还跟他成了“君子之交”,成了老朋友。


  “感谢老伴对我工作的支持。”


  万师傅是一位在建筑工地上工作了三十多年的库管员,他话语不多,但字字千斤,如今他带出的年轻徒弟们有的已经成为项目物资部经理,而他仍然选择在平凡的库管岗位上默默工作。


  老万经常对身边的年轻人说:“工作不能做到最好,但一定要尽力去做到更好。”他总是喋喋不休地边工作边给年轻人传授经验,他说“自己岁数大了,还能干多少年?但要尽可能地将自己好的工作经验传延下去。”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毫无保留传承宝贵经验。


  老万今年快55岁了,当问到他,是什么支撑他一直以来对工作认真尽责、无私奉献,他说他有一位贤内助,从年轻的时候,就任劳任怨地义无返顾地支持他,虽然老伴只是个农民,但老伴深深懂得,做人要有良心,要讲诚信,老伴说:不管老万在北京的工地还是南京的工地,都会支持他,因为她知道,老万在为祖国建设出力呢。


  这就是中国建筑无数个工作在一线的项目工地材料员的缩影,因为有了他们的严格把关,一丝不苟,中国建筑建造的高楼才能稳稳地屹立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刘爱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