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开伦:大爱无言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3-11-14

  今年的劳动节,在华电国际十里泉电厂工作的张开伦像往昔一样拨通了远在陕西百井村“父母”家的电话,“爸妈,最近身体好吗?我这儿脱硫设备忙着抢修,没有时间去看你们二老,过一阵子等活忙完了,我陪二老到南京逛逛,散散心。”“兵儿,我和你妈身体硬朗着呢,我俩刚从果园浇水回来。别分心,要好好工作。”电话里朴素的话语无不透露着“父子”之间的情真意切。其实谁能想到,这互相体贴照顾的一家人毫无血缘关系,但“家”里面所发生的感人至深的故事,比血浓厚,比缘深重。  

  
  故事还要从那场让人难忘的波浪滔滔特大洪水说起——1998年7月,长江中下游地区遭遇了罕见的特大洪涝灾害,沿岸群众的生命财产遭到了严重的威胁。


  洪水滚滚,时光飞逝。1998年的金秋九月,不可一世的洪魔在军民的英勇顽强的拼斗中被降服。10月8日晚,中央电视台直播了全军抗洪抢险庆功表彰大会文艺晚会,屏幕上抗洪烈士马斐父母的大义之举深深地震撼了张开伦的内心:这两位来自渭北平原家境贫窘的农民在失去唯一爱子的同时,强忍悲痛当场将政府发放的3.02万元慰问金及抚恤金毫无保留地捐献给了同儿子一起牺牲的其他15名烈士亲属及簰州湾灾区群众。11月5日,张开伦翻开当天的《解放军报》时,其中《烈士父母》一文再次打动了他本来就难以平静的心海,在文章的末尾之处,烈士马斐的父亲马谦明说道:“我和娃他妈也没什么别的愿望,只希望每年的‘八·一’建军节,马斐的同龄战友能叫我一声爸,叫老伴一声妈。”读到这里张开伦已经心潮澎湃、泪光盈盈了,泪光朦胧中,烈士生前感人的一幕又身临其境般地浮现在他面前:浊浪滔天的洪水,两个战士仅有一个救生圈,在可以自由选择生或者死的关键时刻,马斐毫不犹豫地将生的希望,将对父母的牵挂,将年轻人的梦想,将爱情的甜蜜……统统抛给了自己的战友,给自己的年轻生命画上了像救生圈一样大大的休止符……想到这里,张开伦的内心被英雄的壮举激荡着,眼泪奔流不止,他立即拿出纸和笔开始给烈士的父母写信,言辞凿凿,字字恳切,他就是他们的儿子,他要替烈士尽孝。


  11月16日,他收到了盼望已久的回信,信封里夹着两张照片:一张全家福,一张是烈士马斐生前在部队时拿着冲锋枪、神情专注的照片。看着比自己小一岁的烈士英俊刚毅的面庞,张开伦的内心未免又难过起来,这更加坚定了他替烈士尽孝的信心和决心。


  信中写道:你弟弟是俺们唯一的儿子,是个懂事的娃。他为国家牺牲,死得值,俺们感到光荣。你要不嫌弃,俺们就认你这个山东的兵儿。”从此以后烈士父母总爱亲昵地称张开伦为“兵儿”,张开伦也从内心喜欢这样的称呼,因为军人本身就是祖国的儿子,老百姓的儿子。


  鸿雁频频在三秦大地和齐鲁军营中传递,去看望烈士父母的心愿也随之愈来愈迫切了。


  1999年2月7日——正是阴历小年,张开伦探亲假得到批准后,就连夜马不停蹄地赶往烈士的故乡——陕西省咸阳市叱干镇百井村。一路乘火车、换汽车苦苦折腾到第二天的晚上八点多钟才赶到烈士的家里,一进门,张开伦还没介绍完自己的身份,烈士的父母就紧紧地抱住了他,放声大哭,一时间三人哭成了泪人,多种情感交织在泪腺里,倾不完,倒不尽……这真情的一幕让他终生难忘。大年二十九,张开伦来到马斐墓前,动情地说:“斐弟,你安息吧,你的爹娘就是我的爹娘,我会好好地孝顺他们……”


  在百井村探亲的半个月里,张开伦天天打扫庭院,替老人倒尿盆、端洗脸水、洗衣服,平时还到果园里帮助修剪果树。见此情景,乡邻们都羡慕地说“马家有个好儿子!”


  归队后,他经常从自己为数不多的津贴里省下几十元、上百元或者买点常用药品寄给远在陕西的“父母”。 1999年12月,张开伦揣着一个二等功和一个三等功的奖章退伍回到枣庄,在等待安置期间,他从微薄的退伍安置费中拿出100元钱寄给“父母”以表达自己的一份孝心。2001年2月,张开伦成为十里泉发电厂的一名普通职工。工作后,他仍时刻牵挂着远在陕西的“父母”,经常打电话、写信嘘寒问暖。


  2005年春天的一个晚上,张开伦给陕西的父母打了无数遍电话,家里始终无人接听,一向不出远门的父母怎么会几天都不在家呢?他感觉事情越来越不对劲,满心惶惑不安的他就给堂哥打了个电话,方知母亲因腰间盘突出住进了医院,并且刚做了手术。得知此事,张开伦马上给单位请了假,连夜赶到了陕西。看到兵儿张开伦,母亲的泪水夺眶而出,抽咽着说:“得的不是什么大病,怕影响你的工作,所以没有告诉你”。看着躺在病榻上的虚弱憔悴的母亲,疼爱的泪水顿时顺着张开伦的脸颊流了下来。  


  俗话说:“病要三分治,七分养”。为了能让母亲的刀口愈合得更快一些,张开伦每天想着法子让母亲多吃一些营养价值高的食物。经过一周的精心调养,老人家病情得到好转,刀口愈合得很快。在医院那几天,张开伦每天守在病房,给母亲倒尿盆、洗脸梳头、洗衣服。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了,张开伦的假期也到了,临走的那一天,他到住院处查了住院费,只剩下36块多了,张开伦仅把回乘的车票钱留出来,交上1000元压金,把剩下的300元偷偷地放在了母亲枕头下就告别了。回来之后,张开伦仍然挂念着母亲的身体,一天一个电话寻问她的病情,直到老人彻底康复出院。


  做事贵有恒,做人贵有情。而“恒”与“情”二字在张开伦的人生字典里最为常见。不知不觉张开伦替烈士尽孝近十个年头了,但他对烈士父母真情厚意丝毫未变,而是随着时间如水的冲刷愈加坚固起来,他说:我的斐弟能为国家和人民捐躯,我尽点孝心又算什么。我有责任、有义务去照顾二老,让他们去享受晚年生活的幸福和欢乐。既然当初选择他们做我的父母,就决定要做他们一辈子的兵儿。


  近年来,张开伦替牺牲战友尽孝的事迹曾先后被《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工人日报》等数十个国家、省、市级报刊报道;先后荣获感动华电第一届和第二届道德模范、感动枣庄十大人物等荣誉称号;中央电视台《夕阳红》栏目还邀请张开伦以他的事迹制作了名为《两代一家亲》的专题节目,讲述了多年来他与烈士马斐父母亲情故事。他用一腔深沉的爱感动着陕西、感动着齐鲁人民,感动着神州大地。


  “出名”后的张开伦做人做事一直很低调、很扎实,他感到只是做了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他相信如果换了别人,同样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他说,“我把件事情已经作为个人家庭的一部分,所以没必要把家庭的事情告诉别人,这只是一种感情的真实流露。”张开伦和他的“父母”就在这种平平淡淡的真情交融中从内心接纳了对方。在此后张开伦的结婚生子中,烈士父母把自己的“兵儿”当成亲儿子一般看待:买绸缎做棉被、亲自动手织被单、缝制千层底布鞋、在灯下带着花镜绣一双鸳鸯鞋垫,甚至缝制了好多的小宝宝的衣物……每每想到这些,张开伦的脸上总是流露出难以言表的幸福。


  如今,张开伦已经成为十里泉电厂脱硫班班长,无论是在外出创效的队伍当中,还是在检修现场经常能见到他忙忙碌碌的身影。在今年上半年一次检修工作中,为了疏通脱硫塔喷淋层喷嘴,他带领一班人每天工作十四个小时以上、历时一个多星期,用往复锯锯开了200多个喷嘴支管,保证了大修进程。为了达到脱硫设备投运率、脱硫效率两个95%的目标,张开伦不分昼夜地奋战在脱硫现场,所以才有了文章开头那充满家庭温馨的一幕。


  工作在汗水里结出了丰硕的果实,亲情在时光中得到了见证。这一切正如烈士父母送给张开伦结婚贺词中说到的那样:“兵儿张开伦不是亲生胜似亲生,98年至今对我们二老的关心和照顾从未间断过,我们二老打心眼里高兴有这么一位孝顺懂事的兵儿……”


  天高水长,情暖人间。英灵若在,含笑九泉。(韩亚峰 张国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