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建女子行车班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3-10-31

  “我的工作非一般,远离地面高空坐。两眼注视指挥员,辨别行动靠耳朵。成吨物品一根杆,走走停停把活做。”“一个按钮一个铃,两根摇杆三米见方的场地,遥不见人影,近看优雅空中行。”4月12日下午,正在举行的“我在中建我幸福”演讲比赛上,选手们演说词勾起了104位姐妹们无尽的感动,有的面带微笑,紧盯着主席台,有的紧咬着嘴唇、热泪盈眶,有的面色凝重,在本子上不停的记着。选手们的声情并茂、铿锵豪迈并不足以形容她们对这个集体的热爱。


  她们是一支特殊的队伍,百余号人,清一色的娘子军,她们活跃于钢筋铁骨的钢结构之中;当您迈进宽敞的车间时,见不到她们的身影,而她们却和您近在咫尺;她们的工作极其平凡,却牵动着生产的命脉;她们的一举一动看似简单,却给所有同事撑开了安全保护伞;她们用美丽而柔软的身躯扛起成十上百万吨的钢结构,为中国海南文昌卫星发射中心火箭总装测试厂房钢结构工程、京沪高铁南京南站站房工程、海南东方高排风力发电项目、毛里求斯国际机场,以及在建的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南京河西会议中心等国家和省市优质工程建功立业。她们身后飘扬着“中国建筑”的大旗,怀抱着“上海市三八红旗集体”奖牌,她们就是中建安装化工设备制造公司女子行车班。


  班长董龙梅深有感触,女子行车班成立6年,伴随着企业的扩建、结构转型,从原先几千万的产值,发展到如今几十个亿的产值,她的姐妹们从16个增加到现在104个。她们驾驶着公司45台20吨到100吨的大型行车,要完成企业中所有原材料的装卸、成品构件的发货、原材料的下料、卷圆、组对、拼装、焊接、倒运等一系列工序。原先的她们都只是持证上岗的技校毕业生,企业发展过程中,她们与时俱进,大部分姐妹在工作之余刻苦学习,12名员工通过了国家自学考试,而今她们已是拥有2名本科生、68名大专生的队伍。虽为女儿身,加工任务重的时候,不管是“白+黑”、“5+2”、“二班倒”、“三班倒”等形式,干起工作来从未拖过生产后腿。因车间和食堂距离比较远,赶节点的时候,姑娘们常常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她已记不得为加班的姐妹送过多少次饭菜,却记得建设南站的时候,王圣华为了不耽误加班,买了张机票,将5岁的儿子空运回了四川老家;还记得大龄女青年尹丽梅28岁才相上对象,去年正当她度蜜月之时,因南京河西会议中心工程紧,婚假没休满便匆匆赶回班组上班。她们战胜生理、哺乳、家庭等多重困难,与男同胞一起携手作战。她们的学习和工作的劲头经常带动着周边其他班组创先争优,大家都称她们为“铁姑娘”。


  袁雪清脑海里浮现的是袁艳军和张玉这对最美“空中搭档”。在操作行车的过程中,稳是最重要的,然而由于起吊物件的重量、形状不一,其摆动的幅度就会不同,操作者必须熟练地掌握操作杆,恰当地控制速度,及时跟车,才能使行车平稳运行。遇到吨位大的构件,往往需要两台行车合作吊运。袁艳军尽管比张玉大几岁,但工作年限却没有张玉长,两人初搭档配合时,袁艳军因开行车不久,始终不能和张玉有效配合,于是,张玉便不厌其烦地手把手地教她,袁艳军则一方面向老师傅学习,一方面多实践,一有空隙时间就钻到行车里苦练,有时一个杆柄方向的操作就要练上数十次,膀子酸了、肿了也不下车,现在两人配合协调默契,配送班的同事都抢着和他们搭班。


  万明想起了她手术住院的那段时间。她家在武汉,父母年迈多病,因为没人照顾,她一直郁郁寡欢拖着不去做手术。同宿舍的刘洋、王利娟等人知道后,向班长报告了此事,姐妹们向她伸出了援助之手,手术后她们轮流带着滋补食物去照顾她,王丽娟请了年假专门照顾她。万明想到这里热泪盈眶,到现在都不知用什么来报答王利娟。王利娟说:“我不是为了图回报,大家都是背景离乡,能聚在一起就是缘分,要珍惜这个缘分。”多么朴素而真诚的语言。出院后不久就是她27岁生日,“铁姑娘”们给她送去了蛋糕,并举办了生日晚宴。


  她们是企业的花朵,身上闪耀着幸福的光芒,传递着爱和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