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理想:“大师”的成长之路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3-09-18

——记中航工业首席技能专家万胜强

 
  他,虚心学习国外先进技术,攻克技术难关100余项;他,敢于向国际成熟的铆装操作技术挑战,解决和排除了多项技术疑难和故障,被外方驻厂代表誉为“中国的铆接专家”;以他的姓名命名的“国家技能大师工作室”即将在中航工业西飞建立。
  
  他,就是中航工业“航空报国突出贡献奖”获得者、首席技能专家万胜强。当知识型、创新型的高技能复合型人才的美誉鹊起时,他却平淡地说,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工人。


  让我手中出来的产品不比任何一个先进企业的产品差分毫

  1976年9月10日,万胜强出生在中国飞机城——阎良。父亲是西飞一名钳工,为人诚实,心灵手巧,配钥匙、做板凳、修缝纫机……在万胜强的眼里父亲无所不能。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下,年幼的万胜强就对钳工那双神奇的手充满了好奇与惊异。六七岁时,他为了观察收音机的内部结构就把家里的收音机拆散了架,尽管挨了父母的骂,但他的心里却并不懊恼:原来收音机里头是这样的呀。用双手组装东西的乐趣给他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1996年,万胜强以优异成绩从西飞技术学院毕业,成为西飞国际国航总厂的一名铆接钳工。刚进厂时,父亲语重心长地告诉他,当工人就要好好干!万胜强牢记父亲的教诲,并将它化为鞭策自己的精神力量,在工作中形成一种无穷的动力。

  他被分配到波音平尾架外班,面对林立高大的型架、平整光滑的壁板、排列整齐的前缘后缘,他仿佛是雏鹰飞上了蓝天,对驰骋蓝天充满了渴望。工作中他虚心向师傅请教,抓紧一切时间学习,看图、划线、钻孔、锪窝、铰孔……下了班他仍然待在工作现场,反复琢磨自己在工作中的不足之处,手拿风钻胳臂如何使劲,没有定位销的情况下如何用钻头定位,钛合金材料硬度大钻孔时如何保证孔的垂直度和精准度,锥度孔如何加工……万胜强面对产品复杂的技术、严格的质量、紧张的周期充满了干劲,厂里技术好的同事无论长幼,都是他的师傅。而国外航空零部件转包生产也给他提供了施展聪明才智的广阔舞台。他也很快从振翅待飞的雏鹰成长为能够搏击风浪、翱翔蓝天的雄鹰。

  万胜强是个喜欢探究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工作的热忱越来越高,对航空制造领域的兴趣越来越浓厚。床头、案几堆放的都是与此有关的书籍、期刊。了解得越多,万胜强心中对中国航空制造在世界的地位越觉难过与不甘。中国航空工业发展以来的几十年,有了很大起色,但仍然还在世界先进水平的后面奋力追赶。“我是一名技术工人,如果说我要为中国航空工业做出多么大的贡献,我自己都觉得是空话。我就做一个最好的工人,至少让我手中出来的产品不比任何一个先进企业的产品差分毫。后来有了徒弟,我也这样勉励他们。我想,如果我们所有的人都尽最大努力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最好,我们从追赶走到领先的时间一定会缩到最短。”万胜强对自己理想的描述一如他本人,质朴、实在,却充满真情实感。


  被外方专家誉为“中国的铆接专家”

  铆工就像那默默无闻的铆钉,牢牢固守着自己的那一分使命与责任。参加工作16年来,万胜强先后担负着波音737-300平尾、意航16段、法航A320门、波音737客改货、英宇航Ⅱ阶段、空客A319机翼翼盒等产品的试制和批生产任务。这些零部件都是国际一流航空公司的产品,结构极其复杂,技术难度相当高,质量标准特别严格,产品质量与交付进度直接关系到国家声誉与企业形象。这些挑战,是对中国航空工人的考验,也是对万胜强个人的激励。

  英宇航Ⅱ阶段研制中,辅助梁与内侧固定结构组件连接装配时,辅助梁与内侧固定结构组件的内侧肋相连接处,结构不开敞,外商提供的刀具在此很难加工,外形要求很难满足。万胜强经过反复钻研,通过互联网搜索符合加工条件的专用刀具。他找到一种钻绞复合钻,但刀具长度有点儿短,他在不改变刀具长度和保证质量的前提下,改变钻模厚度,使这一加工难题得到根本解决。

  内侧接头、中间接头处的加工是英宇航Ⅱ阶段总装上难度最大的部位之一。与它们相连的主起肋是外方指定厂家的进口产品,价值昂贵,内侧接头与主起肋装配时,所用钻膜无定位用的销棒,只能借助钻头与钻套来定位钻模与零件,质量很难保证。他在生产现场不断地琢磨与试验,增加定位销棒,并改变加工方法,由以前两人操作近6个小时,改为由1人操作3小时即可完成,大幅提高了生产效率。

  意航折弯梁是双曲面弯边零件,外形复杂,装配过程中与多个梭、组件发生协调关系,根据意航加工图纸,零件与外形不符的问题频发,致使架架产品都要敲修,影响生产进度。他从工装和工艺角度出发,给工艺技术部门提出建议,对该零件取实样,返修模胎,使零件外形得到了根本改善,避免了架架都要敲修的工序,使每架份零件生产周期节约6小时。

  十余年来,万胜强攻克技术难关100余项,小改小革20余项,不断向国际成熟的铆装操作技术挑战,被外方专家誉为“中国的铆接专家”。

  万胜强和他的同事们迎接的是全球航空工业高精尖技术的挑战,种下的是中国工人的聪明智慧和不断创新,收获的是用户的信任与企业的荣誉!

  当你衷心地喜爱你的工作时,你就会全身心地投入其中个头不高,身材适中,含蓄内敛,气质沉稳,这是万胜强给人们的第一印象。走进国航总厂英宇航三阶段装配现场,呈现在你面前的是一派壮观的大干景象:6、7米高、20米长的两套型架一左一右排列,犹如一艘战舰,高大雄伟,浅绿色的机翼翼盒前后缘紧紧安装在黄色的工装上,27个肋已经牢牢固定在两块上壁板、一块下壁板上,壁板上近万个孔犹如璀灿的明珠镶嵌在深沉的夜空。工装上下灯光明亮,人影穿梭,装配现场被阵阵铆枪声、风钻声覆盖。万胜强穿着工作服、工作鞋,手上戴着白色的手套,站在工装底层中段部位,一手撑着壁板,一手拿着风钻,对准打孔部位,风钻与壁板成90度角,扳动开关,一声轻响后,一个孔干净、利落地铰好了。

  “当你衷心地喜爱你的工作时,你就会全身心地投入其中,拼命苦干而不觉苦,你会在其中感觉到无尽的充实与快乐。”谈到自己的工作,万胜强露出由衷地笑容。

  在事业与家庭的天平上,万胜强总是把天平的砝码放在事业的一端。上小学二年级的女儿说,爸爸工作累了回家就不爱说话。接到单位打来的电话,眉头就爱皱到一块儿,然后就离开家去单位了。

  2008年6月,万胜强被抽调到英宇航三阶段机翼翼盒装配工段,该项目是目前国内转包生产中技术难度最大、结构最复杂的部件广泛采用国际先进的设备、材料、工艺、工具,在气动外形准确度、协调精度、制造技术等方面是飞机制造工程中要求最高的。面对压力与挑战,作为后缘总装班班长,万胜强带领同事们鏖战在生产现场,几个月里,他的身影淹没在装配现场高大的工装间。万胜强在工作中努力把精益制造思想、先进的工艺方法运用到生产实践中,成功地将小型数控铣切设备固定在总装型架上,对发动机吊挂加强板及襟翼滑轨连接板进行铣切以消除应力,此项新技术在飞机装配中首开先河。

  在工段刚干了几天活儿,万胜强就发现工人们在机翼翼盒后缘后结构装钉时,由于空间狭小,上钉非常不方便,装钉效率非常低。他开始琢磨这件事,下了班也在工装前转来转去。几天后,他利用报废的标准件自制了一个小转接器,连接在螺栓定力枪与套筒之间,代替定位扳手固定位置。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自制转接器,使原本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装配时间缩短为2分钟。在装配意航16段产品时,由于折弯梁零件是双曲度变形,装配时不易与其它零件配合,工艺协调性达不到一致,外形质量总是不过关。以往,国航总厂总是喊来23厂的工人进行现场敲修,既浪费时间质量又难以保证。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做到心中有数,整整3个月的时间里,万胜强与工艺人员一起蹲点在装配现场,反复试验、现场取样、研究解决问题的方法。凛冽的寒风中,他们工作早早来到工作现场,忙碌到深夜,他们又顶着满天的星空回家。最终,万胜强与同事们提取了准确的样板,返修了模胎,最终解决了这一难题。


  融入血液的航空情怀

  严于律己、不断钻研、敬业诚实的个人品质和工作态度令万胜强充满了高尚的个人魅力。要当优秀的铆接钳工,可不仅仅是拿起铆枪打铆,举起风钻铰孔那么简单。不但要用手干活儿,而且要用心干活,调动起眼睛、耳朵与大脑,捕捉装配过程中的一切细节。他要求徒弟们认真对待工作,他说:“你认真对待工作,工作就不会辜负你。经常抱怨的人,他的心就不会在工作上。”虽然他的年龄并不大,但已经带了5个徒弟,其中3人也成为了师傅,是生产中的骨干。他的徒弟牟妙宁在全国铆工技能比武中获第五名,被授予航空技术能手称号。

  万胜强说自己是一个反应迟钝的人。一些同事嫌铆工活儿累责任大,纷纷改行,个别刚进厂的年轻人不愿学技术,常常混日子,蹭工时。有人问他,你难道一直干下去不烦不厌吗?苦思良久,万胜强无奈地承认:“我愿意并且适合干铆工,就像从小我就喜欢高山一样,说不出来为什么,但行走在崇山峻岭,满目苍翠叠峦,我感到自内而外地放松和轻快。呵呵,我想,这可能就是一种融入血液中的选择吧。”在家里,只要中央电视台或者陕西电视台播放有关西飞的新闻,甭管是新舟60飞机交付,还是波音737垂尾生产,全家人都看得非常专注,出现国航总厂的镜头,万胜强就会指着对女儿说,看,那是爸爸工作的地方!

  丹青难写是精神,激情奋战堪报国。在普通的岗位上,万胜强干出了不平凡的业绩,为我国航空工业的发展,为国外航空零部件转包生产,为树立航空工人的形象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同时也铺就了一条从青工到大师的路。(作者:西飞集团报社 白晓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