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三只眼

      发布时间:2015-03-03

  “前方200米有电子眼测速,限速100公里。……您已超速!……前方100米有电子眼测速,限速100公里。您已超速!”刚上高速,二弟车上的电子狗就进入工作状态了。


  我讨厌电子狗,因为我是高速公路监控员,我的工作主要是看视频,当然不是像国电总局看片子,我看的是车流车况,关注的是高速公路。电子眼被我们奉为第三只眼,而电子狗让驾驶员在第三只眼目不能及的地方为所欲为,自然就成了我的天敌了。


  我狠狠地拔掉电子狗连接线。


  “你干嘛?!”


  “我干嘛,你都开到140了!”


  “所以才要电子狗,罚单侦察兵!……姐,这不是在单位,你就安心坐着,别唠唠叨叨的,插上……算我求你了……算你狠!遭了罚单,扣了分儿,可别再指望我鞍前马后地给姐效劳咯……”


  电子狗被端了,车速被迫慢了下来,车里也安静了。


  “老二,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理想不?”


  “当然,我想做大老板,哥要当科学家,你扮家家总喜欢当医生。都跟现在的工作,八竿子打不着边儿!”


  “那会儿还是个小姑娘,我特崇拜医生、教师、消防员、科学家,觉得那才崇高。”我停顿了一下,接着说,“现在吧,我觉得高速公路监控员也不错,一样能救死扶伤。”


  “嗯?”二弟有些疑惑,反问我。


  “跟你分享一个我的经历吧!”


  “嗯,我洗耳恭听。不过,姐,还是把电子狗插上吧!”


  我摇头拒绝,叫二弟把车开进了前边不远的服务区停车场,在二弟好奇的催促下讲起了那天的情景。


  “那天我接班,照例调看各个收费站的监控视频。一辆白色小车进收费站后,突然在高速入口匝道中间刹住了。‘双向行驶的匝道口,怎么能停车呢!?’我拿起电话,准备发出信号。突然一辆载满泥沙的大货车从反方向超速行驶了过来。视频显示,货车在转弯处急刹,车身顷刻间侧翻,一整车的泥沙将小车完全掩埋。


  我赶紧呼叫管护队值班人员,三言两语说明情况的同时,同事们几台电话、对讲机同步使用,分别拨给高速交警和高速执法、119和120,请求他们就近派人派车前往车祸现场。迅速响起的急促的警笛声,表明我们的人已出发赶往事故地点。我赶紧更改可变情报板提示内容,避免二次事故!处理妥当了,突然电话响了,话筒里传来一个哭泣的女声,她慌张急迫地说:‘快,快救救我们,货车翻了,把我们的车压住了,好多泥沙……救救我们,我车上还有孩子,我的手受伤了……。’我用最柔缓的声音安慰着她,说:‘保护好孩子,先想办法自救,千万别放弃。如果无法自救,就保持体力,等待救援。救援人员马上就到。’”


  “然后呢?”二弟迫不及待的追问了一句。


  “那女人一直和我保持通话,孩子一直在嘶声裂肺地哭,我几乎听不清她在说什么,我明白她是担心和外界失去联系所以不愿挂断电话。我边盯着监控视频边鼓励她。视频上,大货车司机爬了出来,显然手和腿全受伤了。他半跪在地上无助地张望。”


  “小车怎么样?”二弟忙问着。


  我接着说,“女人在电话里重复了两遍,‘有人来了,有人来救我们了!’匆匆断了电话。视频上,我看到了我们的管护队员,兵分两路,一路沿途摆放警示桶,一路挥动铁锹铲泥沙。紧接着高速交警、执法,119、120,清障车都来了。我紧盯着屏幕,心里默默地祈祷。”


  “二弟,8分50秒,我们仅用了8分50秒将小车上的四人全部救出!”我兴奋朝着二弟说道。


  二弟回望我一下,说了一些话,我还沉浸在回忆里一句也没听清。等我回过神来,却见二弟张开嘴似乎还想说什么,憋了半天却挤出了四个字:“姐,你赢了!”说罢,二弟将电子狗取下收好,稳稳的驶出服务区上路了。(作者:刘莉 黄涯)


  作者简介:


  刘莉,女,生于1976年09月,1996年9月参加工作,现为成渝公司成仁分公司监控中心监控员。爱好写作、旅游、体育运动。从事监控工作十余年,协调和配合各部门处理高速公路重特大紧急突发事件具有丰富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