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春晚”更精彩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5-03-03

  “你能不能不唱这个歌了?”当班的收费员小王终于爆发了,“忍无可忍”大声地说。


  “再忍忍吧。练歌有好处呢!”何票管笑呵呵地对小王说,反倒弄得小王一头雾水,歇了脾气。


  2013年国庆节,巴陕高速通车了。但下两收费站的站房仍在加紧建设,站上的工作人员吃住都在临时搭建的工棚里。那个艰苦很快就淹没了收费员们即将正式上岗的激动劲儿,唯有站上的何票管成天乐呵呵地忙里忙外,人送雅号“女汉子”。


  大山里的冬天寒气袭人,简陋的工棚四处透风,轮休的收费员休息时,总是要裹上厚厚的军大衣,再盖上被子才能入眠。往往一觉醒来,连嘴唇都是青的。生活环境如此艰苦,晚上又休息不好,收费员一个个都无精打采,愁眉苦脸的。“女汉子”票管却成天有意无意地哼着那首《说句心里话》。“说句心里话,我也想家……”不算优美,却有几许悲凉的歌声飘来,惹得大家触景生情,心里酸酸的。出于礼貌,大伙儿旁敲侧击地叫她别唱了。不知是她没懂起这些委婉的劝说还是故意而为,“讨厌”的歌声依然时不时的在站上响起。


  那些日子,站长和何票管两人一改往日轮流值班的规矩,几乎都是两人在值班,还常常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像是在密谋着什么。


  下两收费站,坐落在下两镇以外3公里处。收费站虽小,可有17名“硬汉”。由于人员结构男多女少,一度被称为“巴陕特勤队”,还随时抽人支援邻近的收费站。基于这样的特殊性,两位站领导以前也经常“密谋”人员安排,倒也没引起这帮年轻收费员太大的注意。


  日子在这工棚中一天天过去,虽然条件艰苦,由于对这项工作的新鲜和对新站房的盼望,大家倒也还快乐。年三十下午,路上的车辆已经变得稀少。“女汉子”何票管一大早就忙里忙外,跑镇上,下厨房。这是要过节的节奏啊!收费员们在心里嘀咕,隐隐有了些期待。


  夜幕降临,站上几乎没车了。站长和何票管让大家把自己的饭盒带上,聚集到工棚外,张罗着点燃了一堆篝火。哦,原来站领导真的一直在“密谋”大家的年夜饭啊!几块石头临时搭成的“餐桌”上摆上热气腾腾的饺子,还有七八个盘盘碟碟,站长招呼着收费员们围坐在篝火旁。


  “兄弟姐妹们,今天是年三十,我们仍然坚守岗位,不能和家人团聚,我们就在这里过年了,请大家举杯……”其实纸杯里也就是饮料。这位一会儿“川普”,一会儿四川话的“双语”主持人正是下两站的站长。要说这“双语”主持人也的确能活跃气氛。“下面大家每人出一个节目,看不到央视的春晚,我们自己演。”原来,站上人员大部分是外地人,春节轮休也只能呆在站上。站领导为了让大家参加工作的第一个春节不冷清孤单,费尽心思想出了这么一个点子。


  一阵七零八落的节目之后,“女汉子”何票管唱的歌《说句心里话》把现场气氛带入了高潮。“说句心里话,我也想家,家中的老妈妈已是满头白发……”收费员一个个跟着引吭高歌,默默地把对家人的思念,演绎在这首豪迈的歌曲里。大家这才明白何票管天天练歌的用意。


  站长的节目叫《春晚大拜年》,他要在这个时候给每一名收费人员的家人电话拜年!收费员们一时都安静了下来,尖着耳朵听着站长的电话。“喂!王大哥、大嫂,春节好啊!给你们拜年啦!你们的儿子王博春节要上班不能回去了,他在这里表现很好……” “什么,您问他身体怎么样?”站长看了看身边因为条件艰苦和睡眠不好明显黑瘦了不少的小王,小王连忙摇了摇头,举起右手做了个秀肌肉的动作。站长点点头,“小王身体好着呢,能吃能睡,胖了、壮了”。“大姐,小秦不能回家和你们团聚,谢谢你们支持和理解,给你们拜年啦!” ……


  节日的问候,暖暖的祝福。每一次电话连通之时,收费员们都会齐声说“春节快乐!”。这个声音在山谷中久久的回荡。别样的“春晚”更精彩!(作者:徐 伟)


  作者简介:


  1981年初冬,四川一个偏远的小山村诞生了一个日后取名叫做徐伟的男孩。当他从享有“世界第一哨”的神仙湾脱下军装的时候,恰逢巴陕高速公路运营,曾经的“国门卫士”又踏上了高速公路稽查队副队长的岗位,继续用他那雷厉风行的军人作风,诙谐但不失原则,幽默中蕴含着做人做事道理的性格影响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他愿意为四川高速事业的发展贡献自己的青春和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