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去哪儿了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5-03-03

  何波的女儿童童三岁了,自从看了湖南卫视亲子真人秀节目《爸爸去哪儿了》后就学到了“爸爸去哪儿了”这句话,经常向妈妈发问爸爸去哪儿了?


  “爸爸修路架桥去了。童童长大了以后可以开车上爸爸修的高速路喔!”每当童童这么发问时,妈妈总是这样告诉孩子。


  何波参加工作这么些年一直和高速公路打交道,建设完了巴南高速,紧接着转入营运管理。由于公司驻地在巴中,自然和家人是聚少离多。女儿童童都三岁了,何波也没几天真正和孩子相处,所以在童童心里爸爸似乎只是个称呼而已,这使何波常常感到内疚不已。


  有一次,何波好不容易挤出了几天时间休假,可是公司的事情不断,何波只好电话协调处理,两块电池根本就不够用,说是休假,其实也难得安宁。


  奇怪的是,这段日子何波发现自己手机通讯录里的一些电话号码不是这个不见了,就是那个不见了,何波心里暗自纳闷。


  “难道手机中病毒了?现在这智能手机也难说。可是使用中没发现电话有什么不对劲的啊!”何波这么分析着。“难道是老婆在查看我电话?这都是些使用频率很高的电话号码啊。”何波在心里猜测着,但没敢问妻子,怕引起误会伤害了她,找不出答案就把这个疑问放下了。


  2012年底,巴南高速通车后,何波满以为工作会轻松些,可以有时间陪陪妻子和女儿了。但紧接着的高速营运工作却使所有建设者想放松一下的想法完全落空。由于人手紧张,何波在收费站代理了几个月站长后,又在综合处干起了收费管理工作。从高速公路的建设者突然转做营运管理,这个岗位跨度确实有点大,一切都得从头学起。


  一晃半年过去了,巴南高速的营运管理总算有了个头绪。眼下也快到“六•一”国际儿童节了。一天,已经上幼儿园的童童打电话要何波陪她过儿童节,何波心里一阵激动,因为这是女儿上学过的第一个儿童节,何波很爽快地答应了女儿。


  “爸爸,你要陪我表演节目哦。”童童在电话里娇滴滴地说。


  “爸爸是大老粗,不会表演节目呢!”何波很为难地告诉女儿。


  电话里何波和女儿一阵讨价还价,最终也没扭过女儿,勉强答应了陪童童一起唱《爸爸去哪儿了》这首歌。


  那些天,何波一有空就学唱那首很火的《爸爸去哪儿了》。“宝贝,你就是我的小星星,爸爸就是你的大树,一生陪你看日出。”亲切如诉的歌词,轻松欢快的旋律,无疑能使每个做父亲的心花怒放。听着歌曲何波常常不自觉地沉浸在屈指可数的和女儿在一起的欢乐时光里。记得女儿刚出生的时候,初为人父的何波手忙脚乱地从护士手中接过襁褓,那一眼至今难忘。初涉人世,未染轻尘,眨吧眨吧的小眼神,哇哇的啼哭声,让第一次做父亲的何波幸福又激动,心爱又心疼。一晃女儿都三岁了,自己却很少尽到做父亲的责任。


  正是由于这样的内疚,何波十分珍惜与女儿相处的时光。女儿交代了唱歌的任务,所以儿童节前的这个周末何波专门回家陪女儿看《爸爸去哪儿了》。童童一边看节目,一边拿着何波的手机玩。不经意间,何波发现童童在手机号码簿里一阵乱按。何波恍然大悟,原来手机里丢失了的那些电话号码竟然是女儿给删了的。


  “童童,你在干什么?”何波吃惊之余生气要揍她。


  “童童乖,不打童童!”女儿吓坏了。


  “为啥要删爸爸的电话?”何波追问。


  “爸爸总是打电话不陪童童玩。”何波心里一震,本以为是女儿无意识的行为,没想到这么小的孩子竟然懂得这么多。何波没有再说话,一把搂住宝贝女儿,一阵酸楚涌上鼻尖。


  “六.一”儿童节的前一天晚上,何波在家和女儿一遍一遍地排练第二天将要表演的节目。突然电话响了,何波拿起一看是单位上的电话号码,一阵迟疑后才接了电话。电话是通知他回巴中,单位上有急事。女儿在一旁看着,听着,眼睛里挂起了金豆豆。三岁的童童抱着爸爸的腿问:“爸爸又要去哪儿?”何波弯下腰抱起女儿,亲了又亲,把嘴贴在女儿的耳边,悄悄地耳语一阵,童童这才点了点头。何波把孩子放到一旁的妻子怀里,出门消失在了夜色中。(作者:何波)


  作者简介:


  何波,标准80后,四川高速多岗锻炼9年,亲历近年来四川高速发展的豪迈跨越。现供职巴南公司综合处,巴中市作协会员。打小书堆里长大,习惯用文字表达存在,作文课的范文一哥,高中率一众小文青创办红帆船文学社,在川东公司聚文学同志合办《川东企业文化》杂志。在《天府早报》、《四川交通杂志》、新华网等发表文稿近百篇。